应酬网

密使2之江都谍影

编辑:应酬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15:28:45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不曾逝去的岁月一般指密使2之江都谍影
《密使2之江都谍影》是一部由安徽广播电视台、北京大唐辉煌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品的谍战剧,由侯明杰执导,于震刘钧颜丹晨王韦智韩烨王宇闫霖菲孟蔚等主演。
该剧以吴其人、叶声和陈如之间的三角恋为主线,讲述了建国前后,中共地下党与国民党特务殊死较量的故事。
该剧于2013年12月21日在北京影视频道首播,2014年5月20日在浙江卫视、山东卫视、贵州卫视、黑龙江卫视上星播出。[1-2] 
类型
近代革命
导演
侯明杰
首播时间
2013年12月21日 北京影视频道
在线观看
爱奇艺 优酷 腾讯
精彩片段

基本信息

中文名
密使2之江都谍影
外文名
Had Not Elapsed Time
其它译名
不曾逝去的岁月
出品时间
2012年12月
出品公司
安徽广播电视台、北京大唐辉煌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制片地区
中国大陆
发行公司
北京中视百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首播时间
2013年12月21日 北京影视频道
导    演
侯明杰
编    剧
金宇轩、路阳、程强、许飞
主    演
于震颜丹晨刘钧,韩烨,王乐君
集    数
30集
类    型
近代革命
上映时间
2014年5月20日(上星)
制片人
彭娜
首播平台
浙江、山东、贵州、黑龙江
出品人
张苏洲、王辉、彭娜
监    制
赵红梅、孙彬
上星平台
浙江/山东/贵州/黑龙江卫视
主题曲
《爱不离》
片尾曲
《我不想说我有多爱你》

密使2之江都谍影剧情简介

编辑
1948年建国前期,正是国民党负隅顽抗垂死挣扎之际。中共地下党“金庭槐小组在江都地区极其活跃。为了彻底截断西南军需要镇并捣毁“金庭槐”组织,保密局派出吴其人化身共产党人“邓”凯”前往江都打入“金庭槐”组织。而作为中共特工的叶声始终怀疑“邓凯”的身份,并一路追查。二人就在你追我赶中上演着高智商的较量。[3] 

密使2之江都谍影分集剧情

编辑
    第1集
      1949年1月,中国共产党发动了跨越长江天险,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国民党穷途末路对长江沿岸的百姓展开屠杀,与此同时,一个名叫“天火”的计划悄然面世,国民党企图借助“天火”计划扭转败局。江都城,大雨磅礴,一名风衣男子撑着雨伞追杀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冒雨跑到街上,街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有磅礴的大雨在下个不停,风衣男子掏出手枪对准中年男子,扣动扳机射出子弹,中年男子应声倒在地上死在雨中。风衣男子来到大洋经理林老板家中,将林老板的妻儿绑在床上,林老板回家见妻儿被绑架,风衣男子端坐其中,林老板吓得掉头就走,风衣男子见林老板要走,立即拉上枪栓暗示林老板再走就要被打死,林老板听到枪栓声转身回头惶恐不安看着风衣男子,风衣男子面色严肃向林老板打探一些机秘事情,林老板虽然知道一些机秘事情,但却不肯如实透露,风衣男子杀人如麻,扣动扳机打伤林老板妻子的大腿,林老板见妻子中弹受伤,虽然心中恐慌,但依然拒绝透露任何信息,风衣男子见林老板不肯招供,再次开枪打死了林老板的妻子。林老板目睹妻子死去,魂飞天外向风衣男子透露了一些机秘的信息,风衣男子听完林老板的话开枪扣动扳机,林老板在枪声中倒在了地上。国民党因为共产党即将渡江,惶惶不可终日全城戒备,地下党员叶声正在秘密护送赵炳千出城,为了让赵炳千顺利出城,叶声与康先生见面,送了一些古董给康先生,康先生是保密局的工作人员,在叶声的诱惑下,康先生同意借轿车给叶声,叶声开着轿车来到街上找到了赵炳千,赵炳千正被二个保密局的便衣盘问,全城都在抓捕赵炳千,叶声赶紧下车搬出康先生的名字吓住二个保密局的便衣,成功带走了赵炳千。赵炳千在叶声的帮助下与地下党员陈如见面,陈如与赵炳千谈论寻找“天火”计划,知道“天火”计划的人是张伦,想要见到张伦必须找到宁浩天。叶声来到宁浩天居住的客栈想跟宁浩天见面,保密局的人也在客栈中等待宁浩天出现,宁浩天走出客栈在路上中毒死去,叶声失望透顶回到住处向陈如汇报情况。二人晚上在街上遇到了张伦的弟弟,张伦弟弟被一伙保密局的人追踪,叶声出手打死保密局的便衣救走了张伦弟弟,张伦弟弟将“天火”计划图纸送给叶声,叶声看完图纸正想跟张伦弟弟议事,张伦弟弟因为受了枪伤失血过多死亡。

    第2集
      叶声从张伦弟弟手中得到了“天火”图纸,赵炳千非常赏误叶声,夸赞叶声做事总是不落空,叶声在赵炳千的表扬声中得意洋洋,自夸做事情从来没有失败过,陈如无心与叶声开玩笑,提醒叶声应该想办法送走赵炳千,江都城的国民党全城抓捕赵炳千,赵炳千在城中多待一天就多一分危险。叶声对如何护送赵炳千出城早已胸有成竹,保密局的康站长就是叶声最好的一枚棋子,康站长喜欢收藏古董,叶声投其所好经常赠送一些古董给康站长,二人交往多日早已成为了好朋友,叶声上门找到康站长,借口替康站长运送古董出城掩护赵炳千,赵炳千提着一个粘着洋行文字的纸条箱子出城,守城的便衣不放行,非得盘查赵炳千,坐在车中的叶声见赵炳千情况不妙,心中升起紧张想出手搭救赵炳千,幸好保密局的小刘赶了过来,看清了赵炳千手中纸箱贴着的封条,小刘立即给赵炳千放行。叶声跟国民党高官见面,高官安排城防建设工作给叶声,叶声起身离去邓凯走进屋中,邓凯是国民党少校,此番来江都是为了抓获共党份子。邓凯的身份扑朔迷离,表面上他是一名国民党少校,暗中他又是一名地下党员,来到江都城不久,邓凯与一名地下党员见面,地下党员与亦铭取得联系,亦铭晚上约见了陈如,将邓凯是地下党员的身份说了一遍,邓凯来江都的时候能证明他身份的人全部死光,陈如对邓凯的身份充满怀疑,决定好好调查一下邓凯的身份。邓凯的外号叫“吴其人”,国共二界传说吴其人身手了得,想让谁死谁就必须死,邓凯来江都的真正原因是贪污了三十万分公款,在上级的威胁下,他逼不得已来江都执行机秘任何。康站长多年以前与邓凯有私人恩怨,邓凯来到康站长家中,不计前嫌要求康站长听从他的安排。康站长以为邓凯已经死去,眼见邓凯出现在房中,康站长目瞪口呆差点怀疑自己看花了眼,邓凯面色严肃看着康站长,将自己“吴其人”的外号也说了出来。一名姓袁的地下党员被国民党囚禁在一处地牢中,邓凯与同为国军长官的亦铭见面,将老袁被囚禁的地点说了出来,亦铭离开国民党基地与叶声和陈如见面,将邓凯透露的信息说了一遍,叶声得知邓凯知道老袁被囚禁的地点,心中升起疑心不太相信邓凯的为人,之前共产党花了很多精力都没有找到老袁被囚禁的地点,如今邓凯仅花了一二天时间就找到了老袁,这让生性警疑的叶声怀疑其中有诈。

    第3集
      地下党员老袁落入保密局的手中,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虽然保密局的人使出了各种刑罚手段,老袁抵死也不肯透过一丝共党的机秘信息,趁着行刑的人不防备,老袁咬舌自尽死在当场。徐亦铭并不知道老袁已死,一天深夜悄悄潜入保密局搭救老袁,老袁虽然已经死亡,尸体依然被吊在牢房中,徐亦铭来到老袁身边方才发现老袁已死。不等徐亦铭离开牢房,一伙保密局便衣冲了进来,徐亦铭临危不乱开枪还击,保密局的人数仗了优势,徐亦铭心知不能硬拼,举枪打烂电灯在黑夜的掩盖下离开了牢房。第二天,徐亦铭与陈如和叶声见面,陈如得知徐亦铭冒着风险去救老袁,心中升起不悦数落了徐亦铭一顿叶声为人向来警惕小心,回想老袁被抓走的原因,叶声怀疑是邓凯所为,邓凯来江都的时候曾与老袁接触过,不久之后老袁就落入到了保密局的手中。叶声跟康青峰见面,故意送了一只花瓶古董给康青峰,康青峰爱古董如命,得到古董之后喜出望外,叶声见康青峰喜欢古董,顺水推舟赠送古董给康青峰,康青峰接受了叶声的赠送,叶声趁机请求康青峰办一张通行证给他,以便到时出城运送烟土,康青峰因为屡次受到叶声的恩惠,经过简短的思虑同意办通行证给叶声。叶声其实出城不是贩卖烟土,而是与已方人员接头,已方人员带来了一台电台,叶声的任务就是得到电台。开车出城来到一条山路上,叶声乘坐的汽车产生了故障,送电台的二个共党见叶声迟迟不出现,二人心急如焚站在汽车外面等侯。保密局的人闻讯向城外方向赶来,为首的头领是康青峰。叶声无法修好汽车,只得爬到高处抄近路向已方人员见面的地点赶去,不等叶声赶到联络地点,保密局的人赶到联络地点开枪射击二个共党。二个共党见国民党的人到来,二人赶紧逃入草丛中,保密局的人岂肯轻易放过二个共党,所有人一边开枪一边追入草丛。叶声在树林中找到了携带电台的共党,共党以前没有跟叶声见过面,直到叶声说了暗号共党才放下了手枪,叶声从藏身之处走出来从战友手中接过电台,战友顾不上与叶声说话继续逃亡。保密局的人将另一名共党逼到一片树林中,共党躲到一棵小树身后无法前行,送电台给叶声的共党赶过来支援,保密局的人数枪齐射打死了送电台的共党。另一名共党见同伴遇难,脸上升起痛惜把心一横,冒着枪林弹雨向前奔跑。

    第4集
      叶声出城与已方战友联系,其中一个战友将电台交给叶声,叶声拿着电台来到山路上藏好,心中惦记着战友老张的安危,快步向枪声响起的方向赶去。保密局小头目刘喜才带领手下人与国军发生了冲突,双方相隔数百米的位置相互对射,直到保密局的人看清了是国军,双方才结束了激战。国军长官徐亦铭为了掩盖自己的共党身份,开枪忍痛杀害了地下党员老张,站在远处的叶声见老张死在徐亦铭手中,心中升起悲愤转身离去,回到路上拿到电台,叶声开车回城,邓凯正在城中守城,一见叶声开车归来,邓凯上前询问叶声是否遭遇城外的枪战,叶声的心情正处于悲痛当中,谎称开车出城没有遇到枪战。回到城内,叶声与陈如见面,将之前目睹徐亦铭杀害老张的经过说了一遍,陈如听完叶声的话半信半疑,事后跟徐亦铭见面询问详情,老张确实是徐亦铭所杀,只不过是老张为了保护徐亦铭的身份自愿死在枪下。叶声跟江市长之子江一臻见面,二人商议着如何购买江防建材大赚一笔,江一臻在叶声的怂恿下购买了一批建材在码头上搬运,保密局特工刘喜才来到码头进行盘查,江一臻虽然对刘喜才强行盘查的行为不满,但也只得让刘喜才查完所有建材。叶声有一个妹妹,妹妹叫叶澜,叶澜就读于江都学校,平日里因为哥哥叶声与保密局的人走得太近,叶澜受到许多同学的排挤,晚上放学回家,叶澜与等在家门口的叶声吵了一架。学校新来了一名老师,老师的名字叫何一愚,叶声来学校寻找叶澜的时候,意外看到何一愚在教室里上课,何一愚是邓凯的同伙,邓凯为了抓获共党派出何一愚潜伏在学校中。叶声离开学校盯上了一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是邓凯的同伙,叶声找到一个小孩,拿出一叠钱指使小孩跟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走进一条胡同摘下眼镜走了出来,小孩认出了算命算生,不动声色跟在后方。算命先生来到一处木楼中跟邓凯见面,邓凯与算命先生以及何一愚在一间房中议事,小孩蹑手蹑脚来到房门外面偷听,不等他听个仔细,朱队长从后方走过来抓住小孩走进房中,邓凯意识到有人指使小孩来偷听,为了查出幕后指使者,邓凯给了小孩几张钱,让算命先生带走了小孩。小孩来到街上找到了叶声,叶声忽然意识到小孩已被劫持,为了隐蔽自己的身份,叶声扔下小孩掉头就跑,小孩见叶声忽然逃走,惊讶万分一路狂追。

    第5集
      叶声与江一臻在舞厅玩乐,二人坐在一张沙发上有说有笑,江一臻在叶声的提点下赚了一笔外快,叶声在闲谈过程中指出江一臻背地里贩卖烟土。邓凯指使朱辉来舞厅抓江一臻,贩卖烟土属于违法犯罪的事情,朱辉打算将江一臻带回保密局审讯,叶声见情况不妙赶紧帮助江一臻说话,声称自己跟保密局长康青峰关系非常好,朱辉并不认识叶声,眼见叶声阻挠保密局抓人,朱辉当场吩咐手下人一并带走叶声,紧急关头中江市长赶到舞厅,江市长管理着整个江都城,其身份连保密局的人也要顾虑三分,朱辉得知江一臻是江市长的儿子,态度来了一个大转弯,毕恭毕敬向江市长赔礼道歉,辩称自己当初受上级命令来抓人,并不知道抓捕的对象是江市长的儿子。守在舞厅外在贩邓凯见朱辉空手出来,只得将重心转移到叶声妹妹叶澜身上,叶澜晚上散步被保密局的人拦住,为首的一个男子掏出一份逮捕令想带走叶澜,紧急关头中邓凯开车出现,保密局的人见邓凯是国民党长官,只得放走叶澜回保密局复命。叶澜对邓凯充满感激,邓凯趁机开车送叶澜回家。叶声收买保密局的特工周刚,周刚定期向叶声透露一些保密局的机秘信息,康青峰得知周刚行事可疑,立即命令刘喜才抓捕周刚。陈如已经知道周刚被叶声收买的事情,得知保密局的人要抓周刚,陈如非常担心叶声的情况,只要保密局的人抓到周刚,周刚不堪刑罚折磨一定会供出叶声,如此一来叶声将会面临非常危险的境地。叶声为了保命找到江市长,谎称与周刚合伙贩卖烟土被保密局的人盯上,江市长信以为真派出徐亦铭抓到了周刚,周刚被带回国军总部牢房受到非从折磨,江市长对如此处理周刚迟疑不决,在徐亦铭的建议下,江市长决定杀掉周刚,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叶声与江一臻。邓凯盯上了钱老板,钱老板与叶声认识,同时也是地下党员,为了从钱老板身上获取一些情报,邓凯开车带走了钱老板,叶声得知钱老板被带走,连夜骑着自行车一路追踪邓凯,邓凯显然知道身后有人跟踪,加大油门驾驶汽车在街上急行,叶声骑着自行车拼命追赶,专捡一些近道拦截邓凯,邓凯驾驶汽车风驰电掣速度飞快,叶声骑着自行车拐出几个胡同,开始的时候还能看到汽车的影子,后来拐出一个胡同再也没有看到汽车的影子,周围的路口一片寂静看不到一个人,邓凯已经失去行踪不知去了何处。

    第6集
      邓凯将钱老板带到一处民宅中,钱老板以为邓凯是共党,因此并没有对邓凯产生怀疑,邓凯离开钱老板来到屋外跟朱辉见面,叮嘱朱辉好好看管钱老板。叶声准备运送药物给前线的共军,为了神不知鬼不觉进行自己的计划,叶声来到江家找到江一臻,谎称又有一笔买卖想找江一臻做,江一臻以为又是贩卖烟土,思前想后同意帮助叶声运货。晚上江一臻来到舞厅跟二个国民党小官见面,二个小官在江一臻的怂恿下决定贩卖烟土。邓凯来到民宅跟钱老板见面,钱老板开始怀疑邓凯的身份,故意提起一个已死的战友名字,邓凯对已死战友的情况不了解,钱老板识破了邓凯的真实面目,邓凯见钱老板已经识破他的面目,索性向钱老板询问一些机秘信息,钱老板趁着邓岂不防备转身逃出屋中,守在屋外的朱辉举枪将钱老板逼回院子里面,邓凯从房中走出来冲朱辉使了一个眼色,朱辉会意开枪杀死了钱老板。陈如等人已经知道钱老板遇害,叶声懊恼万分透露当初跟踪钱老板的时候从一幢民宅经过,如果他走进民宅里面一定可以发现钱老板。江一臻将货物停放在国军物资仓库,康青峰带着一帮手下来国军驻地搜查,江市长见康青峰想搜查仓库,勃然大怒阻拦康青峰,康青峰无视江市长的身份,掏出一张上级允许搜查的证件给江市长看,江市长看清了证件依然不肯放行,康青峰提醒江市长就算不给他搜查,日后国民党上级一样会派人来搜查,以其如此倒不如让他先搜查,江市长觉得康青峰说得有理,只得同意康青身进仓库搜查。康青峰带着手下人进入仓库四处搜查,一行人搜查无果正想离去,一名特工人员意外在一堆箱子底部发现一团可疑物体,可疑物体看起来像是一团白盐,康青峰喜出望外命令手下人取走一部份可疑物体回总部化验。经过化验,康青峰发现可疑物体是一种可以治伤的医用药物,传言共产党正在江都城运送医药物品去前线,康青峰意识到叶声就是共产党。叶声与江一臻被保密局的特工抓回保密局,当天晚上有人送了一封钱给叶澜,叶澜得到一封钱心神不安找到陈如,陈如听完叶澜讲述的事情经过,提议叶澜将钱交到保密局,让保密局的人调查送钱者的身份。康青峰在保密局审查叶声,邓凯得知有人送钱给叶澜,赶紧将康青峰唤到身边议事,一直以来,邓凯就在追查共产党大头目“金庭魁”,如今叶声被抓获有人送钱给叶澜,邓凯怀疑送钱者并非“金庭魁”,“金庭魁”是共党大头目,按道理来说不可能行事如此高调。

    第7集
      叶声利用江一臻运送药物给共产党,保密局的人来江家仓库查到了散落在地上的一团药物,江一臻因为药物的事情被父亲江明志问责。康青峰亲自审讯叶声,虽然以前叶声频繁送古董给康青峰,康青峰对叶声并不讲情面,面色严肃要求叶声招供,叶声面对康青峰扮出一副无辜的模样,谎称一定是共产党陷害了他,康青身半信半疑看着叶声,询问叶声为何认定是被共党陷害,叶声眼珠一转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替自己开脱,康青峰念在以前叶声有交情,经过一番思虑决定暂时关押叶声,叶声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叶澜也被关在保密局,心中产生不安哀求康青峰放掉叶澜,叶澜与走私药物的事情没有一丝关系,保密局的人大可不用审问叶澜,康青峰接受了叶声的请求,命令手下人放走了叶澜。陈如来到江家找江明志谈话,江明志非常担心叶声会向保密局的人透露一些信息,陈如哀求江市长一定要想办法救出叶声,叶声患者有心脏病情况非常危险,如果被保密者的人刑罚折磨一定会发生性命危险,江市长听完陈如的话半信半疑,要求查看叶声的病历单,陈如见江市长想检查叶声的病历单,赶紧提醒徐亦铭去拿病历单给江市长过目。保密局中,康青峰与邓凯在房中谈论叶声,康青峰怀疑叶声很有可能是共党大头目,邓凯还没来得及回话,保密局的一个特工回来向康青峰复命。保密局特工刘喜才拿着叶声病历证明回来,康青峰看完病历单唤退刘喜才,刘喜才刚刚离去,邓凯从密室中走回来提醒康青峰不要向外界透露他的身份。徐亦铭与陈如伪造了叶声的病历单送给江市长,江市长将病历单转交给了保密局的人,到时就算康青峰识穿病历单是伪造的,一定会怀疑是江市长做了手脚,而不是怀疑徐亦铭陈如。康青峰来到牢中审问叶声,在审问过程中,康青峰故意谈起叶声患上心脏病的事情,叶声并不知道陈如替他伪造了病历单,当场否认了康青峰的猜疑。康青峰见叶声否认生病,立即意识到了江市长假造了叶声的病历,邓凯得知事情经过,渐渐开始怀疑江市长是共党。康青身派人抓获何一愚,何一愚虽然也是保密局的人,做风不正跟某个国民党长官妻子通奸,康青峰提醒何一愚身为保密局的人做风不检点,已经触犯了保密局的某条法则,不等何一愚开口反驳,康青峰掏出手枪逼着何一愚透露一些机秘信息。邓凯与徐亦铭见面,经过一番谈话,邓凯开始意识到了江市长并非共产党大头目。

    第8集
      康青峰每次在牢房中审讯叶声,牢房中的电灯会时不时亮出红光,每次康青峰见电灯发出红光,就会离开牢房,这个细节一直被叶声看在眼中,回想康青峰每次看到红灯离开牢房的情景,叶声意识到有一个级别更高的人在指挥康青峰。康青身为了试探叶声是否是共党,专门派出手下来牢房中搭救叶声,叶声从康青身手上手中接过一把手枪,走出牢房几步猜到了康青峰的意图,只要叶声跟着送枪者离开牢房,康青峰就会知道叶声是共党,面对康青峰布下的陷阱,叶声计上心来抓住送枪者高呼有共党,康青峰以为叶声真的不是共党,赶紧派出手下人上前拉走了叶声,叶声心知肚明扮出一副怒气冲天的模样,痛骂康青峰玩弄他。康青峰以为叶声真的不是共党,只得放叶声离开保密局,江市长到叶声的归来感到欣慰,当晚在舞厅设宴款待叶声,一同随行的还有叶澜,叶澜在喝酒过程中看到邓凯坐在楼下,脸上升起惊喜下楼与邓凯闲聊。康青峰试探叶声的事情被邓凯知道,邓凯来到保密局痛责康青峰私自行动,康青峰早对邓凯心怀不满,二人在争吵过程中拔枪相向,紧急关头中刘喜才走了进来,康青峰被邓凯威胁喝退了刘喜才,邓凯离去不久,刘喜才来到康青峰身边,猜到了邓凯就是吴其人,传言吴其人杀人不眨眼,只要见过他的人都要死,刘喜才意识到自己性命难保,惶恐不安哀求康青峰帮助他。康青峰为了帮助刘喜才,专门派出几个手下趁夜杀死一男一女,男的便是刘喜才的替身,事后康青峰给了一笔钱让刘喜才离开江都。第二天邓凯来到事发现场,刘喜才的替身已被一场大火烧得面目全非,邓凯表面上什么话也没有说,心中已经猜到真正的刘喜才已经逃走,由于之前与康青峰闹不和,邓凯掏出一张共党秘密联络点送给康青峰,提醒康青峰可以顺着地址捉拿共党向上级领功。康青峰得到纸张向共党联结点赶去,邓凯提前一步派出一个手下进店杀害共党,共党临死之前想知道自己死在何人手中,邓凯手下透露受吴其人派遣上门办事,为了让共党死个明白,邓凯手下还透露吴其人化名为邓凯,杀死了共党,邓凯手下离开店铺,不多时康青峰带着一伙手下来到店铺里面,众人进屋见共党已死,只得离开店铺去其它地方捉拿共党。邓凯的手下藏在不远处监视康青峰的举动,康青峰浑然不知带着手下人闯入到国军基地抓人。

    第9集
      康青峰带着一伙手下闯入国民党师部,当场抓获了一名名叫许杭的国民党,许杭的真实身份是一名共产党,数日以来许杭一直潜伏在国民党师部。邓凯见许杭被抓,脑海中回想到许杭递交文件给徐亦铭的情景,从这一点来看,许杭定是徐亦铭的手下,江市长得知康青峰闯入师部抓人,怒气冲天与康青峰理论,康青峰已经审讯了许杭,许杭不堪刑罚坦承自己确实是共党。江市长不太相信康青峰的话,坚持要去保密局看望许杭,康青峰领着江市长来到保密局牢房,许杭已经死去多时,许杭是误食了含毒的点心死去,江市长认定是康青峰在演戏给他看,康青峰见江市长误会他,赶紧透露留有许杭的供词,江市长已经完全不再相信康青峰的话,提醒康青峰可以伪造证词。叶声坐在家中调查邓凯的身份,为了让思路清晰一些,叶声拿出一张纸写下邓凯和其它几个人名,叶澜进房看清纸上邓凯的名字,脸上升起惊讶质问叶声意欲何为,叶声见叶澜担心邓凯,面色一沉盘问叶澜与邓凯认识多久,叶澜无心与叶声谈话,怒气冲冲转身离开房间,叶声目送妹妹离去的背影,心中开始担心妹妹是邓凯利用的棋子。入夜,叶声悄悄跟踪邓凯,邓凯走出一条胡同察觉到了身后有人跟踪,叶声并不知道邓凯已经发现他,在黑夜的掩护下叶声一路跟踪邓凯,邓凯中途让一个名叫唐鸣的手下扮成他吸引叶声,叶声浑然不知跟着唐鸣来到一处民宅中,唐鸣趁着叶声不防备出手偷袭,叶声身手了得与唐鸣发生激斗,二人功夫不相上下打得难解难分,唐鸣倒地之时拾到一把手枪对准了叶声,叶声吃了一惊扔出一个酒坛打落唐鸣手中的手枪,唐鸣从地上爬起来狂追叶声。叶声跑到街边遇到一伙国军,国军闻声赶过来枪杀了唐鸣,唐鸣一死叶声与陈如和徐亦铭见面,徐亦铭面色悲痛责备叶声害死了一个已方战友,唐鸣就是一名共产党,加入共产党组织之前,唐鸣与叶声没有交集,二人互不相识,叶声听完徐亦铭的话懊悔万分无法言语,陈如叮嘱叶声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悔过。邓凯带着一个手下人来收唐鸣的尸体,一个站岗的士兵不给邓凯带走尸体,邓凯已对站岗士兵产生杀意,趁着站岗士兵不防备,邓凯与站岗士兵有说有笑,跟着邓凯一同前来的手下人来到站岗士兵身后,出手勒断了站岗士兵的脖子,邓凯早对站岗士兵心怀不满,趁机对站岗士兵一顿拳打脚踢。

    第10集
      邓凯向叶澜表白唐鸣被国军士兵开枪打死,邓凯与徐亦铭谈论唐鸣生前的一些事情。叶声因为错误害死了战友唐鸣,失魂落魄回到家中休息,叶澜走进房间见叶声在外面待了一晚上才归来,脸上升起怀疑询问叶声去了何处,叶声不愿意将真相说出来,叶澜心中疑虑加深,当即仔细观察叶声的脸庞,叶声因为之前与唐鸣恶斗,脸上留下了一团黑色有污辱,叶澜看在眼中心中一紧,认为叶声与邓凯发生了恶斗,一直以来叶声就反对叶澜与邓凯来往,叶澜每天惴惴不安总是担心哥哥叶声找邓凯算账,如今看到叶声脸上出现一团污垢,叶澜以为叶声之前跟邓凯打了一架,其实叶声当时也确实在跟踪邓凯,只不过后来被邓凯甩掉遇到了唐鸣。叶澜见叶声不愿意透露真相,只得离家出门来到国民党师部找邓凯谈话,邓凯听完叶澜的话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脸上升起关爱提醒叶澜可以跟叶声解释一下。江一臻带着一个保镖与朱辉见面,朱辉站在一个房间中等待江一臻到来,江一臻在保镖的伴随下走进屋中,脸上带着敌意催促朱辉赶紧将想说的话说出来,朱辉瞟了一眼站在江一臻身边的保镖,脸上升起一丝为难,江一臻没有将朱辉的神色放在眼中,催促朱辉赶紧谈正事,朱辉见江一臻不肯唤退保镖,心中升起杀气来到保镖身边,出手飞快杀死了保镖,江一臻没有料到朱辉身手如此了得,一时之间坐在当场目瞪口呆,朱辉掏出一把手枪对准江一臻的太阳穴,提醒江一臻不要轻举乱动,否则一定会被打死,江一臻面对杀气腾腾的朱辉慌了神,战战兢兢坐在椅子上不敢有一丝怠慢的举动。邓凯开车与叶澜来到一片树林中,二人下车谈话全然不知朱辉与江一臻藏在不远处,朱辉已经查出邓凯是共产党,由于邓凯对外是国民党高官身份,朱辉不便下手除掉邓凯,所以才找来江一臻帮忙,江一臻是江市长的儿子,他的身份足够可以开枪杀死邓凯不用受到问责,朱辉心知江一臻不会老老实实听从他的安排,所以才使用武力绑架江一臻,逼着江一臻出手杀死邓凯,在朱辉的逼迫下,江一臻拿着一把手枪向邓凯走了过去,邓凯并不知道江一臻从远处走了过来,面对如花似玉的叶澜,邓凯深情向叶澜表白,不等叶澜扑入邓凯怀中,江一臻走过来宣称邓凯是共产党,说完话就想开枪射击,邓凯身手了得抱着叶澜倒在地上开枪杀死了江一臻,二人开车离去不久,朱辉走过来取出江一臻身体中的子弹,换上另一颗子弹镶入江一臻体内。

    第11集
      叶澜对邓凯产生爱意,二人在屋外见面,叶澜扑进邓凯怀中,声称不会向他人透露邓凯的真实身份,说到动情处,叶澜流下了眼泪,邓凯见叶澜非常信任他,心中升起感动无法言语。不久之前,叶声跟踪邓凯的时候与唐鸣相遇,唐鸣是一名地下党员,叶声并不知道唐鸣是已方战友,唐鸣也不知道叶声的身份,二人在一处民宅中狭路相逢大打出手,唐鸣趁乱拾枪向叶声射击,叶声向唐鸣扔出酒坛逃走,唐鸣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向叶声追出去,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一条街上,叶声遇到了一伙国军士兵,国军士兵见叶声高呼有共党,赶紧举起长枪对准叶声,叶声面对黑洞洞的枪口计上心来,谎称唐鸣是共党,国军士兵信以为真杀死了唐鸣,徐亦铭事后得知唐鸣死去,懊恼万分责骂了叶声一顿,事后徐亦铭与邓凯见面,将唐鸣的真实身份说了一遍,徐亦铭离去之后,康青峰从暗处走出来意识到徐亦铭就是一名共产党。叶澜与邓凯在家门外面见面,在见面过程中,叶澜忘情投入邓凯怀中,保证一定会隐瞒邓凯的真实身份,与邓凯分别,叶澜回到家中,叶声见叶澜眼圈泛红像是哭过,心中升起怀疑询问叶澜遇到了什么事情,叶澜心知不能将真相说出来,任凭叶声如何追问就是不肯透露真相。江市长的儿子江一臻失踪,江市长来保密局向康青峰要人,康青峰之前抓获过江一臻,自此之后江一臻失踪不见踪影,江市长寻找儿子无果,认定康青峰私藏江一臻,康青峰见江市长执意搜查,只得让江市长搜查保密局的牢房。不久之后,保密局的人找到了江一臻的尸体,江市长来保密局查看儿子的尸体,看完儿子的尸体,江市长面色悲痛坐到康青峰身边,康青峰拿出一颗弹头给江市长过目,透露是从江一臻身上取出,江市长接过弹头仔细观察,康青峰认为弹头来源于徐亦铭的配枪,整个国军师部只有徐亦铭的配枪有这种弹头。江市长听完康青峰的话决定除掉徐亦铭,徐亦铭浑然不知来到江市长身边,江市长不动声色安排一项任务给徐亦铭,徐亦铭趁夜外出执行任务,康青峰派出的特工出现追杀徐亦铭,徐亦铭作猝不及防受了枪伤,紧急关头中邓凯出现救走了徐亦铭。特工回到保密局向康青峰汇报情况,康青峰得知徐亦铭逃走,勃然大怒教训了手下人一顿。叶声起了大早,仆人提醒叶声赶紧去江市长家中,之前江市长打电话寻找叶声,从声音听起来显然像是有什么急事,叶声听完仆人的话穿好衣服离家出门。

    第12集
      康青峰查出了徐亦铭是共产党,江市长是徐亦铭的上级,徐亦铭一直在江市长手底下办事,江市长并不知道徐亦铭的真实身份,自从儿子江一臻死去之后,江市长将徐亦铭当成了头号敌人,事实上杀死江一臻的人是邓凯,邓凯虽然不是故意杀害江一臻,但毕竟是杀害江一臻的元凶,由于邓凯跟叶澜的关系非常好,杀害叶澜的当天晚上,邓凯还向叶澜透露自己是共产党,叶澜早就爱上了邓凯,再加上她一直认为共产党比国民党更好,因此得知邓凯是共产赏,叶澜非但没有惊恐,而是有些惊喜的看着邓凯,同意以后替邓凯保守保密。邓凯被叶澜的诚意打动,事后上街找到叶声,要求叶声去一个安静的地方谈话,叶声已经知道江一臻死亡的消息,得知是邓凯杀死了江一臻,叶声脸上升起惊讶质问邓凯为何杀掉江一臻,邓凯见叶声不知情,只得提醒叶声回家问叶澜,叶澜是叶声的妹妹,江一臻被邓凯杀死的时候,叶澜也在场,叶声相信了邓凯的话,决定回家向叶澜询问详情,在回家之前,叶声来江市长家中跟陈如见面,江市长见叶声进屋,立即将徐亦铭是共产党的事情说了出来,其实叶声与陈如都知道徐亦铭是共产党,之前二人经常与徐亦铭秘密联系,如今江市长和康青峰查出了徐亦铭的真实身份,叶声心中吃了一惊,表面上故意扮出一副惊讶万分的模样,谎称自己以前一直不知道徐亦铭是共产党。邓凯怀疑叶声与陈如也是共党,为了试探二人,邓凯花钱买通一伙社会混混,让几个混混在街上拦下叶声的汽车,叶声与陈如下车被几个混混缠住,二人无法脱身只得向几个混混痛下杀手,邓凯不动声色站在一边,眼见陈如一柔软女子面对混混面不改色,邓凯对陈如产生了怀疑,决定好好调查一下陈如的背景。叶声回到家中找到妹妹叶澜,向叶澜询问江一臻的死因,叶澜见叶声忽然对江一臻的死产生兴趣,心中升起紧张不肯向叶声透露真相。南京沦陷,邓凯浑然不知继续在江都办自己的事情,直到康青峰向邓凯透露南京已经沦陷,邓凯才大惊失色意识到了国民党大势已去。江一臻死亡徐亦铭成了凶手,江都城的国军四处寻找徐亦铭,邓岂来到徐亦铭的藏身之所,向徐亦铭谎称叶声已经叛变,二人说话的时候,楼下的康青峰打算抓捕叶声,叶声一见情况不妙赶紧劫持了朱辉。楼上的徐亦铭见叶声忽然被保密局的人跟踪,心中开始怀疑邓凯也是保密局的人,邓凯见徐亦铭已经产生怀疑,计上心来谎称自己也是共产党,徐亦铭没有相信邓凯的话,举起手枪对准邓凯,要求邓凯透露一些关于共产党的机秘内容。

    第13集
      面对即将到来的战役,江明忠对未来何去何从显得忧心重重。陈如试探着建议江明忠起义,江明忠对此不置可否。江明忠对徐亦明的通缉更加严格,徐亦明不敢轻易露面。邓凯跟徐亦明见面,从徐亦明那里骗取了组织上的新的联络方式。陈如跟叶声商议,伺机说服江明忠起义。陈如接到密电,第二天组织上派特派员来江都,陈如建议叶声和特派员离开江都。叶声希望能留下来跟陈如一起见证这座城市的解放。徐亦明密电陈如有重要情报要交给她,可是时间上正好跟面见特派员的时间冲突。叶澜偷听到了叶声和陈如的谈话,主动提出去拿情报。此时康青峰突然擅自行动,要抓捕叶声,打乱了邓凯的部署。邓凯只得带着徐亦铭立即离开,而叶声被捕。陈如为救叶声,找到江明忠承认了自己是共产党,揭穿了康青峰嫁祸徐亦铭的伎俩。此时渡江战役已经打响,在陈如的劝说下,江明忠决定择日起义。

    第14集
      邓凯掌握了陈如的行动,命令朱辉带人赶去约定的地方等候,务必干掉来赴约的女人。关键时刻,江明忠误以为是陈如害死了江一臻,陈如难以辩解。江明忠把陈如关进禁闭室,命人二十四小时看守。陈如心急如焚,眼看跟徐亦明约好的接头时间就要到了。叶澜替陈如去见徐亦明,等叶澜赶到见面地点,被朱辉和几名特务乱枪打死。邓凯发现打死的人竟然是叶澜,将朱辉怒斥一通。邓凯心知自己恐怕有暴露之嫌,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找到徐亦铭,残忍地将徐亦铭杀害,然后伪造了徐亦铭与叶澜见面却遭到国民党围攻而死的假象。

    第15集
      解放军势如破竹,江都城摇摇欲坠。67师的官兵们个个自顾不暇。叶澜之死惊动了陈如,陈如趁乱逃出司令部,正好看到士兵在焚毁文件,陈如打死士兵从火盆里抢救出一批珍贵的资料。陈如得知江明忠要派人炸掉拦江大坝,以阻拦解放军渡江,她迅速通知了叶声,叶声随即赶往大坝阻拦爆炸。邓凯派人在大坝附近埋伏,叶声赶到后中了保密局的埋伏,一番枪战过后,叶声击毙了数名特务,在最危机的时刻摧毁了炸药,保护了大坝,自己也身中数枪跌落江中。邓凯本想继续除掉陈如,但突然接到密令,要求他中止行动,就地潜伏。邓凯将计就计,让朱辉去杀掉江明忠,自己以起义军官的身份突然出现,将吴其人的名号安在了朱辉身上,打死了朱辉。邓凯摇身一变成为了解放江都的英雄。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了。组织上辗转找到了被渔民救起的叶声,在医院静养。叶声因为受伤后感染,影响到泌尿系统而失去生育能力。

    第16集
      解放后的江都,陈如成为江都革命委员会的主任,而邓凯凭借自己的“功劳”受到了嘉奖,安排在江都的部队里继续担任军职,负责江都警卫工作。叶声安顿下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为叶澜和徐亦铭重新做了墓碑,叶声不能让战友做无名英雄。同时暗自调查叶澜与徐亦铭见面的消息敌人怎么知道的。叶声回忆起炸大坝那天发生的事情,他为何会遭到保密局的埋伏,但是他不确定保密局的人究竟是协助炸毁大坝还是专门狙击叶声,他把自己对邓凯的怀疑告诉陈如,但是邓凯此时已经是党内的红人,陈如忠告叶声不要轻易怀疑自己的同志。此刻的邓凯,自保是第一位的,他开始有计划地杀害任何有可能发现他真实身份的人。其中既有他自己的嫡系特务,也有和他一起战斗过的共产党员,更有保密局其他留在江都的特务。邓凯觉得自己成了两个人。白天,他是组织的好同志,是起义的功臣,晚上,他展开秘密的行动,把每一个有可能威胁到“邓凯”身份的人悄无声息的抹去。他派人去医院暗杀叶声,结果被叶声发觉,躲过一劫。在叶声住院的日子里,护士俞晓走进了他的生活。俞晓是俞正兴军长的千金,但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她的身份。俞晓从小耳濡目染,有浓郁的英雄情结,对叶声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但是,叶声无法接受来自俞晓的纯真感情,始终不冷不热的处理这个姑娘的感情。

    第17集
      叶声觉得特务先自首又挟持邓凯实在不符合常理。而邓凯身为经验丰富的地下党竟然轻易被挟持也令人怀疑。他怀疑邓凯借刀杀人灭口。但是邓凯的笔录上将案发时的情况记录的清楚而详细,滴水不漏。但是叶声凭借多年地下工作的直觉认为邓凯身上疑点重重,但是一直找不到最有力的证据。更让他感到无助的是陈如也不支持他。他感到敌人就在身边,而自己却是孤立无援。看到邓凯扶摇直上,他感到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江都正准备迎来建国一周年典礼,陈如和叶声为这次典礼紧张忙碌着。与此同时,邓凯接到台湾方面的命令,要求他在典礼上协助刺客刺杀我党领导。此时,邓凯的内心已经发生变化,他越来越不看好台湾,反攻大陆不过是痴人说梦。他现在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前途。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选择,他想摆脱台湾对自己的控制,彻底将自己洗白。吴其人在典礼上提前一步击毙了刺客,而这更加引起叶声的怀疑。他怀疑邓凯事先已经得知刺客的具体方位,否则不可能如此精准的除掉刺客,然而邓凯一番天衣无缝的解释又再次骗过了组织,在他的功劳薄上又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第18集
      叶声决定铤而走险,他趁着夜色溜进医院停尸间查验刺客尸体,他想从死人身上获取一些线索。结果到了医院后发现尸体正在被敌特销毁。叶声和毁尸灭迹的敌人展开枪战,正在值班的俞晓听到声音跑出来查看,结果被打伤,叶声打伤了敌人的左臂。第二天,叶声发现邓凯的左臂并没有受伤,这说明在医院跟他枪战的人并不是邓凯,但是叶声依然觉得这件事情和邓凯之间有紧密的关联,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叶声依然被困扰着。俞晓坚信自己的感情可以打动叶声,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在缓慢而有条不紊地发展着。可是俞晓哪里知道叶声心里却还挂念着陈如。典礼刺杀失败,敌特不敢罢休,台湾方面要求吴其人对行动失败作出检讨。台湾方面对吴其人的控制让他感到如鲠在喉,但是他不得不听命。根据台湾方面的指示,邓凯又开始策划新一轮的破坏活动。吴其人接到密令,要他配合在在自来水厂投毒。一个仓库保管员发现毒药,来军管会报案,叶声顺藤摸瓜锁定了嫌疑人王福利。

    第19集
      邓凯担心王福利供出上线,叶声通过上线就会找到自己。邓凯决定先下手为强,除掉了王福利的上线,并造成对方自杀身亡的假象。邓凯还是百密一疏,留下了破绽。叶声通过对案发现场的蛛丝马迹推理分析出王福利上线死于他杀。这进一步证实了吴其人还活着,而且就在自己身边。他更加怀疑邓凯就是吴其人,可依然只能是直觉、是猜测。邓凯为了保护身份,开始了对陈如的追求,如果能跟得到陈如的感情,自己无疑又多了一张保护伞。邓凯的体贴备至,关怀入微让陈如冰冻的情感逐渐融化。在日常工作与生活中,邓凯表现的毫无瑕疵。他对叶声和俞晓也同样如春风一般温暖。陈如表面上不拒绝邓凯的追求,但是叶声的几次提醒让她也不得不对邓凯多加留意,但是邓凯伪装的实在太好,找不到任何破绽。

    第20集
      我方通过提前布局,摧毁了敌特破坏自来水厂的行动,在这次行动中,邓凯又歼灭了多名敌特,立下大功,受到嘉奖。叶声再次跟抓住吴其人的机会擦肩而过。看着邓凯步步高升,叶声越来越焦虑。由于重伤后遗症,叶声反复被医生和俞晓提醒不要过度考虑问题,不要焦虑,要乐观豁达。自然他的所有不安和担忧都被人当作自寻烦恼,大家好言相劝,这也包括了邓凯。上级领导甚至几次建议让叶声去上海治病疗养,一时间连叶声自己也觉得是否过分敏感神经质?一连串破坏行动的失败让台湾方面开始怀疑邓凯的忠心,邓凯也需要通过行动来证明自己,他不是为了向台湾表忠心,而是担心台湾方面抛弃自己,从而让自己的身份暴露。邓凯在王福利在押送途中劫囚车,杀死了王福利。同时杀害了三名押送犯人的公安。叶声从罪犯精准的枪法上判断,杀死王福利的人就是吴其人。

    第21集
      叶声的病情进一步加剧,旧伤未愈,又添新病。医生沉痛的告诉他,他所剩时间已经不多。叶声的暗中调查让邓凯惶惶不可终日,他必须支开叶声。邓凯假惺惺的向组织上提出让叶声去上海疗养。叶声婉拒了组织上的善意,可是陈如却把叶声调离侦查科。叶声不理解,找陈如理论,陈如劝叶声先养好身体,可是叶声早已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叶声没有时间休养,他必须利用有限的生命时间将潜伏在组织里的内奸挖出来,可是一次次与真相擦肩而过加上陈如对他的不理解让他越来越焦躁。邓凯想要摆脱台湾方面对自己的控制,他除掉了跟他单线联系的下线李道生。然后通知属下同志去李道生藏身处实施逮捕。等同志们赶到的时候,看到李道生正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枪。实施逮捕的同志当场“击毙”了李道生。

    第22集
      叶声通过对现场的分析,怀疑李道生在同志们赶到之前已经被人杀死。凶手显然是想杀人灭口。虽然他再次与真相擦肩而过,但是他预感到内奸已经按捺不住。越来越多的疑点都指向邓凯,此时的邓凯也如惊弓之鸟,他担心叶声会从李道生尸体上发现疑点,冒险半夜跑到停尸房焚烧了李道生的尸体。陈如无意中从医生那里知道里叶声的病情,这才知道叶声一直以来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在工作,不禁心如刀绞。叶声为了不让陈如感到内疚,故意和俞晓演了一出戏,让陈如以为他们两个已经建立恋爱关系。俞晓不忍心看到叶声痛苦的压抑感情,主动找到陈如澄清她和叶声之间的清白,她希望叶声能和陈如在一起。陈如压抑已久的感情终于爆发,两人之间的矛盾也随着泪水烟消云散。

    第23集
      叶声加紧了对邓凯的暗中调查,邓凯一方面加紧对陈如的感情深透,一方面开始策划袭击江都军火库的秘密行动。叶声对邓凯的调查其实早就引起陈如的怀疑,她表面上不回避邓凯的追求,实则暗中观察邓凯,老奸巨猾的邓凯显然也意识到陈如在暗中调查他,邓凯意识到必须尽快铲除所有知道他身份的人,然后永远离开江都。一个设计周密的计划在他大脑中逐渐成型。邓凯召集了潜伏在江都的敌特,设定好袭击军火库的计划。与此同时,他又向军管会通风报信,在行动之时带领公安将敌特一网打尽。邓凯又立奇功,博得了俞军长的信任。

    第24集
      叶声对邓凯的怀疑越来越强烈,而且他掌握的证据越来越充分。但是让她不理解的是,陈如竟然要求他停止工作,去上海疗养。叶声非常生气找俞军长说理。终于,俞军长告诉了叶声一个令他难以置信的消息。原来,当初自来水厂枪战的时,我方俘虏了一名敌特,敌特曾经说出了“邓凯”二字。敌特虽然陷于昏迷中,但是我方从中猜测邓凯跟敌特之间一定有某种关联。为了进一步挖掘背后的真相,不得不表现出对邓凯十分相信的假象,实则暗中一直在调查他。邓凯手上掌握着一本跟潜伏敌特联络的密码本,而叶声三番五次的对邓凯的调查将有可能打乱组织上的全盘计划。叶声知道真相后非常激动,他决定继续在明处调查邓凯以转移他的视线。组织上得知邓凯在上海中央社会部工作的时候有个老领导叫张万庭,叶声以去上海疗养的名义去找这个人,希望让他来指认邓凯是假冒。可是邓凯赶到上海的时候,张万庭已经病入膏肓,耳聋眼花。叶声非常失望,他试图从张万庭口中得到哪怕是一点点线索,可是事与愿违,张万庭第二天就病逝了。陈如不安的等待着叶声的消息,她为了不引起邓凯的怀疑,不得不跟他朝夕相处,这让她倍感煎熬。

    第25集
      叶声从上海归来,并没有带来令人振奋的消息,他和陈如都陷入了一种焦灼而无助的情绪中。叶声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知道中央社会部的老领导没见过邓凯,但是眼前的这个“邓凯”并不一定和这位老领导见过面。叶声决定将计就计,找人冒充张万庭,声称曾是邓凯的招募人,“要来看看老部下”——叶声约邓凯出来见面,并对此人严加保护。邓凯心知不妙,如果再次实施暗杀,那无疑于不打自招。可是,叶声这个看似严密的方案还是百密一疏,邓凯去假张万庭下榻的招待所探听虚实,恰巧跟假张万庭擦肩而过。等到邓凯被叶声约来面见假张万庭的时候,邓凯一眼就认出了此人就是刚刚见过的人。邓凯看出此人的破绽,一口咬定社会部根本没有这个“老领导”。叶声的计划前功尽弃,还让邓凯反咬一口。叶声挑明了对邓凯的怀疑,两个人险些大打出手。邓凯做出一副既往不咎的姿态以此来博取陈如的好感。陈如也利用邓凯对她的感情攻势来接近他,并从他家中发现一本神秘的词典。陈如对邓凯的调查引起了他的警惕。叶声从一个私贩粮食的罪犯那里发现解放前他送给康青峰的玉佩,经过进一步的查问,得知康青峰没死,现如今已经沦落为土匪,躲在附近的山里。已经沦为土匪的康青峰派了人约见邓凯,邓凯见到康青峰大吃一惊。

    第26集
      叶声打探到康青峰就躲在郊外的山里。他跟组织上申请去跟康青峰谈判,希望他来指认吴其人,或许这是挖出吴其人的唯一的机会。组织上并不认可叶声的计划,叶声也知道这样做很冒险,可是他担心万一剿匪不成功让康青峰逃脱的话恐怕再难找到证明吴其人身份的证人。经过叶声的努力争取,组织上同意叶声跟康青峰会面。叶声乔装打扮来到后山,从乡亲们的口中确定了康青峰老巢的位置。叶声进山引起了康青峰眼线的注意,叶声被康青峰的手下抓获,被蒙着眼押进了山里。这时的康青峰已经今非昔比,叶声劝他弃暗投明。康青峰知道自己的“价值”,提出要五根金条作为交换。叶声当即拒绝了他的条件。叶声晓以大义,此次来并非跟他谈判,而是要他认清形势,如果合作尚有可能减刑,如果一意孤行则随时面临被剿灭。康青峰担心共产党跟他秋后算账,再加上台湾方面的资金支持一直不能到位,他咬定五根金条不松口。

    第27集
      组织上没有答应康青峰的条件,叶声只能另想办法。叶声发现自己的电话被窃听,怀疑自己跟康青峰接头一事已经被敌人获悉。叶声推测,康青峰一定会跟潜伏在组织里的敌特取得联系,而此人如果知道康青峰打算跟政府合作,他为了掩饰身份肯定会杀人灭口。届时,谁要杀康青峰那谁就是吴其人。经过商讨决定假装答应康青峰的条件,以此来引出吴其人。叶声康青峰的军师接头时被邓凯的人跟踪,并且拍下了照片。邓凯拿着照片以此诬陷叶声是内奸。在所谓的证据面前叶声沉默不语,他担心计划外泄,没有把实情告诉王副主任。可是这样一来,叶声不可避免的成为内奸嫌疑。按照组织程序,叶声被暂时隔离审查。陈如通过那些照片的拍摄角度分析出邓凯肯定事先跟康青峰串通,有意陷害叶声,否则以康青峰部下那帮老牌特务的警觉性不可能对距离如此之近的拍摄者毫无察觉,这更证明了邓凯的内奸身份。邓凯此举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虽然已经可以肯定邓凯的内奸身份,但是毕竟这些证据并不能直接证明邓凯的罪行,而最关键的是,组织上并不能确定究竟还有多少像邓凯一样的潜伏敌特。陈如决定按兵不动,通过邓凯这条线将他背后的敌特集团一举掀翻。事情一步步按照邓凯计划进行,他要将叶声一举扳倒。邓凯向上级请示,要将叶声移交法庭审判,如果一旦进入法律程序则对叶声非常不利,也让组织陷入了两难境地。

    第28集
      陈如经过组织授权,神不知鬼不觉的放走了叶声。叶声暂时隐藏在一处民宅内。按照例行程序,组织上下发了对叶声的通缉令,以此来蒙蔽邓凯的视线。叶声越狱让邓凯心生疑虑,他怀疑有人故意放走叶声。他担心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此时的他如惊弓之鸟一般惶恐,他担心夜长梦多,在焦灼中惶惶不可终日,他必须要尽快铲除所有知道他身份的人,康青峰是最大的威胁。但是没有上级命令他没权利下剿匪令,而康青峰手里有几百条枪,单凭一己之力根本没有把握除掉康青峰。俞晓得知叶声被通缉,心急火燎。她不知道组织上的全盘计划,拖着石怀里去山里找康青峰为叶声作证。石怀里不方便对俞晓说明真相,只好硬着头皮跟俞晓进山。结果遇到埋伏,石怀里为了保护俞晓而牺牲。邓凯知道康青峰太了解自己的底细,他不能再等。此时,俞正兴接到通知去上海开会,暂时由王副主任主持军管会工作,这对邓凯来说可谓千载难逢的良机。邓凯向王副主任汇报说已经查到康青峰老巢位置,希望王副主任下令剿匪。王副主任并不知道俞正兴和陈如叶声的计划,在邓凯的强烈建议下通知了剿匪部队。邓凯带领军管会的官兵,以“剿匪”的名义配合剿匪部队攻打康青峰。陈如得到剿匪消息后大为吃惊,意识到邓凯要灭口。她迅速通知叶声,叶声马上赶往康青峰老巢。剿匪战打得异常惨烈,康青峰主力被全歼,康青峰也身受重伤。叶声在最后关头救出康青峰,康青峰已经奄奄一息。

    第29集
      叶声把康青峰带到临时藏身的民宅里,康青峰已经奄奄一息。叶声身上还背着通缉令,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可是看着生命垂危的康青峰他感到一种被命运戏弄的感觉。民兵团奉命对附近民宅进行搜查,叶声险些暴露。在紧要关头,康青峰回光返照醒了过来。康青峰临死前告诉叶声一个关键信息,原来刘喜才还活着,现如今躲在山东某处村落里,已经改名换姓。这个消息让叶声兴奋不已,他随即动身赶往康青峰说的地址,果然找到了刘喜才。刘喜才一直留着一张当年吴其人在国民党特训班时的毕业照。这张关键的证据可以证明邓凯就是吴其人,叶声说服刘喜才回江都指认邓凯。可是刘喜才到了江都后发现墙上贴着叶声的通缉令,以为中了叶声的圈套,逃脱的时候不慎绊倒,胸口被利器刺穿,当场丧命。唯一的物证——邓凯当年在国民党特科培训班的毕业照也被毁,那根让刘喜才丧命的铁棍恰好刺穿的照片里邓凯的头部!叶声再次陷入了深深的绝望。石怀里的死让俞晓愧疚不已,她暗中调查邓凯,希望能为叶声洗脱罪名。邓凯设下圈套,绑架了俞晓并杀害了她。俞晓的死让叶声更加自责。看着邓凯逍遥法外,叶声痛苦的辗转难眠。

    第30集
      叶声失去了所有的证据,邓凯依旧逍遥法外。叶声思前想后,回想那些死去的亲人和战友,陷入了巨大地失落和绝望中,自己苦苦追寻多年的线索,眼看就要拿到关键的物证,却因一个微小的失误而满盘皆输,难道真的拿邓凯毫无办法?他和陈如在绝望中想到了一个危险的计策。叶声以康青峰的名义给邓凯写了一封信,约他见面。邓凯不知道康青峰已死,果然出现在约好的地点。等他看到来人竟然是叶声的时候才知道上当,但是依旧镇定的否认自己是内奸,叶声拿出那张被毁掉的照片,用手指捏住被刺穿的部位,邓凯万念俱灰,终于招认自己就是吴其人,埋伏在周围的士兵将邓凯团团包围。叶声把手指挪开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可后悔已经晚了,他挟持了陈如,叶声用身体挡住了射向陈如的子弹,用最后一颗子弹射穿了吴其人的头颅。组织上从邓凯的家中搜到电台,通过从邓凯身上搜到的密码册一举破获了江都敌特组织。但是,反特工作并未结束。叶声以吴其人的身份跟敌特取得了联络,潜伏进敌特心脏,他要把最后的生命献给他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

密使2之江都谍影演职员表

编辑

密使2之江都谍影演员表

    • 颜丹晨 饰 陈如
      简介  共产党员,喜欢叶声
    • 于震 饰 邓凯、吴其人
      简介  国民党特务
    • 刘钧 饰 叶声
      简介  共产党员,喜欢陈如
    • 韩烨 饰 叶澜
      简介  叶声妹妹,被杀
    • 王乐君 饰 俞晓
      简介  护士,喜欢叶声,被邓凯所杀
    • 王宇 饰 康青峰
      简介  国民党保密局站长
    • 王韦智 饰 徐亦铭
      简介  地下党
    • 付天骄 饰 朱辉
      简介  国民党特务
    • 孟蔚 饰 石怀里
      简介  共产党情报员
    • 闫霖菲 饰 刘喜才
      简介  国民党特务

密使2之江都谍影职员表

出品人 王辉、彭那
制作人 袁春雨、李朝洋
监制 陶鸣成、白芳芹马润生张越曹曦黄洪
导演 侯明杰
编剧 金宇轩、路阳许飞
摄影 齐卫华
美术设计 聂祥
发行 陈爱萍
展开
演职员表参考资料来自

密使2之江都谍影角色介绍

编辑
  • 陈如
    演员 颜丹晨
    陈如表面上是江都的交际红人,演员,实际身份则是中共地下党的特别情报小组的组长。作为上海滩的大明星,陈如运用自身的优势展开自己的革命工作。不论是日本军官还是中统特务,不论是隐藏的敌人还是明面的朋友,陈如周旋于这些人当中。以大明星的身份做掩饰,获取敌军的情报。
  • 叶声
    演员 刘钧
    叶声原本是江都城中船运公司的纨绔少爷,理应养尊处优,饱读诗书,提笼架鸟,舞文弄墨,过着悠闲平和的生活。可是当家乡经历了数年战争的蹂躏已然残破不堪,掌握一身本领的叶声回到江都,利用自己大商家身份和雅痞公子哥形象,在国民政府内部八面玲珑,打探消息,帮助地下党脱离险境。
  • 吴其人
    演员 于震
    吴其人是一名城府极深的国民党高级特务,是一个为了生存不择手段的人,吴其人在解放之后为了掩护自己身份同时也为了寻求一点温暖,他频频向陈如示爱。陈如其实也在怀疑他,为了不打草惊蛇,只能与他虚与委蛇。
  • 叶澜
    演员 韩桦
    叶澜是叶声的妹妹,她有着革命的热情,希望用自己的行动为国家做一些事情,叶澜不知道叶声的真实身份,时常因为哥哥跟国民党特务往来密切而遭到进步同学的误解,叶澜也因此时常跟哥哥吵架。
(角色介绍参考资料来自[4-6] 

密使2之江都谍影幕后花絮

编辑
  1. 一贯出演英雄角色的于震在该剧中首次尝试出演反面角色吴其人[7] 
  2. 该剧是孟蔚首次出演共产党特工,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孟蔚做足了功课。不仅大量翻阅历史资料,还不忘向圈内前辈请教[8] 
  3. 刘钧表示孟蔚由于经验不足不知道开枪时应该带上耳塞所以在拍摄一场枪战戏第一次开枪时把孟蔚吓的不轻[9] 

密使2之江都谍影播出信息

编辑
播出时间播出平台
2013年12月21日北京影视频道[1] 
2014年5月20日浙江卫视、山东卫视、贵州卫视、黑龙江卫视[2] 

密使2之江都谍影剧集评价

编辑

密使2之江都谍影正面评价

从《潜伏》之后,谍战剧基本上都走悬疑的路子。但《密使2之江都谍影》不走寻常路,一开始就挑明谁在骗人,混进地下党内的吴其人虽不聪明但却毒辣,他以一集一个毒招的频率,吸引观众把故事看下去。《密使2之江都谍影》打破了以往谍战剧的常规,将焦点聚在由于震主演的反面特工吴其人身上,仿效美剧的情节设置与风格,以反派为主角的设置不仅在国内以往的谍战剧中很少见,而且这样做也有很多好处,比如行事可以不设底线,首集一开头,吴其人就用枪指着婴儿来向某个地下党员逼供,当他怀疑叶声的时候,也可以通过泡他的妹妹叶澜来套情报,这种不择手段的招数给观众带来了一些新鲜的刺激(网易娱乐评[10] 
《密使2之江都谍影》紧密的情节、扣人心弦的角色发展、以及剧情的铺垫,让部分喜欢推理的观众也参与其中,对一环一环的悬疑设置做出分析。剧中除了谍战剧情外,还有吴其人、叶声和陈如之间的的情感纠葛。《密使2之江都谍影》涉及到心理学、犯罪学、侦查学等等破案手法及技巧,考验着主创人员对这些知识的掌握程度(搜狐娱乐评[11] 

密使2之江都谍影负面评价

《密使2之江都谍影》在悬念的营造上做的不好,叶声目睹地下党员徐亦明枪杀了同志老张,本来是个令人生疑的场面,完全可以制造一两集的悬念,结果剧中第二个镜头就迫不及待地解释:老张为了让徐亦明在保密局特务面前不暴露,自己扣动了扳机网易娱乐评[10]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战争剧 电视剧作品 电视剧 影视作品 密使2之江都谍影 娱乐作品 不曾逝去的岁月
相关词条百科